• EHSTW

【新聞】東亞過勞監察-快遞之國與物流配送員的過勞死

新聞日期:2020-09-10

新聞來源:台灣職業安全健康連線


快遞之國與物流配送員的過勞死


文/崔敏(Min Choi);譯/何哲欣


南韓是著名的物流快遞之國。據估計,南韓的物流市場在2018年幾乎達到47億美元,2019年甚至達55億美元。更有甚者,自從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後,人們開始偏好無須人際接觸的購買行為,因此,不論是食物外送服務的線上平台,或是過去常見的「物流快遞服務」,都急速成長。這類代表性的快遞服務財團,諸如CJ物流、樂天全球物流,還有韓進海運等,在2020年第一季的營收與獲利都大幅增加。


但是物流快遞公司業務的蓬勃發展,卻也導致物流配送員的過勞。2020上半年,據估計至少就有12名物流配送員,因為過勞導致死亡。根據南韓勞動福祉公團所公布的報告《快遞產業的職業傷害現況》,今年1月到6月間,因工作而死亡的9名物流配送員當中,就有7人是因為過勞導致腦部或心血管疾病,不幸喪生。


物流快遞公司業務的蓬勃發展,卻也導致物流配送員的過勞。示意圖,

圖片來源:NEWSHANKUK.COM


不過,政府的官方統計並不能完整呈現物流配送員的過勞死。光是今年5月,1萬8,792名登記為物流配送員的勞工,就有1萬1,348人並未根據《職業災害補償保險法》投保。根據南韓的《勞動基準法》,物流配送員工並不是真正的「勞工」,所以物流配送員不是《職業災害補償保險法》強制納保對象。他們可以根據《職業災害補償保險法》的特殊職業規定,另外投保,不過投保率卻相當低,因為勞資雙方負擔相同比例的保費,且任一方都可以拒絕投保。「物流配送員預防事故特設委員會」在8月11日的報告,列入5名過勞死的個案,不過這5人卻沒有涵蓋在南韓勞動福祉公團的統計資料裡。因此,今年上半年物流配送員過勞死的個案,很有可能至少有12人。


既然根據南韓的《勞基法》規定,物流配送員並非勞工,那麼他們同樣也不適用工時限制的相關規定(每周40小時、包含延長工時最多52小時),也沒有每7天至少1天的有薪假。物流配送員的工時冗長,是他們必然的選擇,因為幾十年來的配送運費,幾乎都維持不變。一份2018年的報告指出,物流配送員平均每天要工作12.7小時、每月要工作25.6天。

物流配送員組織工會之後,一直希望能享有一天專屬於所有物流配送員的假日。終於,在南韓的物流產業問世28年後,因為物流配送員不斷努力爭取,社會關心過勞死議題的呼聲日漸高漲,以及新冠肺炎疫情後過勞的狀況劇增,物流配送員在今年第一次爭取到8月14日是「無包裹日」。8月14日剛好是禮拜五,加上周末假期,多數物流配送員都至少能休息3天。

8月14日當天,工會幫物流配送員轉達心聲:「感謝『無包裹日』讓我在8年來首次能全家出遊」;「我要去醫院看個病」;「平常我小孩生病時我都不能帶他去醫院,所以這次休假我要為了我的小孩去醫院。」這些訊息透露,物流配送員平時辛苦工作,卻未能獲得充分休息。不過這同樣也代表,即使有所謂的「無包裹日」,還是無法解決物流配送員的過勞問題。

南韓政府似乎打算發掘出問題所在。雇傭勞動部(The Employment and Labor Ministry)宣布,「採取聯合措施,與『韓國統合物流協會』以及多數物流快遞公司合作,確保物流配送員能適當休息。」這些發布的聲明,包括訂定每年的8月14日為「無包裹日」,並且試圖規定不要強迫物流配送員熬夜送貨,讓物流配送員都能有充分的休息時間。這些也包括當物流配送員遇到生病、或是家裡有事時,公司釋放出願意力挺物流配送員的訊息,試著保障物流配送員的健康。不過物流配送員仍對這樣的內容感到挫折與憤怒。全國快遞員團結工會在8月13日的記者會上,強力批政府公布的政策。他們認為政府的宣示,沒有一條可以迫使物流快遞公司投入更多經費。


全國快遞員團結工會於8月13日召開記者會,批評政府的措施治標不治本,

圖片來源:快遞員工會臉書


舉例來說,物流配送員呼籲,「投入揀貨勞動力」,才能減少過勞現象。目前很多外流配送員一大早就要開始工作,先要為配送的包裹分類3到4小時,接著才能開始送貨。但揀貨的工作實際上並不算是有給薪的工作。如果能有其他勞力協助,先負責分類包裹,物流配送員的工時就能減少2到3小時。不過政府的宣示,並不包含這類有實用性的提議。工會還是持續呼籲,至少在新冠肺炎還未趨緩前,希望物流快遞公司能投入更多負責揀貨的勞力。

工會也指出,政府的宣示同樣缺乏能讓物流配送員享休假權的具體建議。如果要讓物流配送員有充分的休息時間,就必須有充足的替換人力,例如要僱用更多勞工,或是透過協會仲介可替換的勞工系統。不過,政府的宣示卻從來不曾提到,要怎麼保障物流配送員休假權益的相關細節。

配送運費過低是另一個問題,這會導致物流配送員的配送任務過多。配送包裹的平均運費從2000年的2.96美元,到2018年降到只剩1.88美元。配送費用過低,主要是因為物流快遞公司削價競爭,於是運費就跟著下修。配送員的收入來自運費,而非(固定的)薪資,所以他們就必須運送更多包裹,才能避免收入下滑,這就會導致他們的工時過長。因此,政府也有必要訂出合理的運費,才能確保物流配送員不會過勞。

政府如果只是敷衍了事,絕對無法減緩越來越多物流配送員過勞死的狀況。8月16日(就在「無包裹日」過後兩天),有一名物流配送員在獨自打掃物流服務站時死亡。快遞產業的成長,不應該再伴隨物流配送員的犧牲與受害。如果要遏止物流配送員的過勞死,就應該採取更詳盡、更具體的防範措施。我們已經提供了解答。


(作者崔敏為職業環境醫學科醫師,任職於韓國勞工安全與健康機構;譯者何哲欣為職安連線會員)

原文載於東亞過勞監察 KWEA

  • Blogger Social Icon
  • Facebook Social Icon
  • Google Places Social Icon

本站開發及維護 - 威煦軟體開發有限公司

Email: info@wishingsoft.com  
Tel: 070-1018-0999/ 02-2727-1685

Moblie: 0905-529332
FAX: 04-2217-5982  
Service: Mon. ~ Fr. ​09:00~18:00

2012 © Wishing Software Development Co., LTD.